杜甫

魏老大,我知道你上次和郑轩去吃鸡公煲了没叫我。

包荣兴和林敬言谈恋爱了

包荣兴和林敬言谈恋爱了。

按说他们俩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处的,除了都是玩流氓以外,还真的说不上有什么共同点了。

但他们俩还是在一起了。决定这件事之后,他俩拍板决定,要请兴欣的全体,吃一顿饭。

魏琛听说这件事,将信将疑,问,“这顿算是什么饭?”

“喜酒。”苏沐橙中规中矩的提出。

“散伙饭。”莫凡冷静的接上。

“不能吧……”陈果一愣,包子可是一路跟他们从开裆裤穿过来的,绝对不会因为有了姘头就跑了。

“难道是份子酒?!”魏琛如临大敌。份子酒,如其名,是新人为了收份子钱办的席。

陈果毫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作为包子的娘家,红包本来就是应该往大里包的好不好。”

“他不懂这个。”叶修瞧不上魏琛的小家子气,眼神之中尽是鄙视。

要说这份恋情是怎么开始的,倒也是有些历史可以追溯。包荣兴是流氓这一职业的新秀,虽然并不清楚林敬言的地位,但几次交手,对人家的认识都是很准确的。

厉害啊,是个角色!

于是包荣兴和林敬言场外又多切磋了几次,这下包荣兴更服气了。这种经验和天赋的对战,林敬言很是沉得住气,几乎不会被包荣兴莫名其妙、毫无章法的招数打乱节奏,稳扎稳打。如果这是跑圈,林敬言早就套了包荣兴的圈了。

“虽然我已经有个老大了,但是你也很厉害,我就管你叫老二吧!”包荣兴是这么说的,他的确很服气。

“……什么老大老二的。”林敬言看他脱线的言论,很是无奈。他早就觉得对方有种街头的气质,现在更是兄弟会的排位都出来了,更是让他坐实了这种错觉。后来林敬言知晓包子是兴欣战队挖掘到的种子选手时,还想,叶秋从哪拔到这根苗啊,难不成是在网吧打架,骗到的小弟。

“哎呀,这你也不懂。”包荣兴眼看对手发问,赶紧进行教学,“我跟你说,老大就是最厉害的人,老二就比他差一点的意思!”

林敬言苦笑,闹半天还是差一点啊。林敬言是想到全明星赛,第一流氓之战的以下克上了。不过他没说出来,而是问,“你老大是谁啊!”

“噢,你不知道啊!”包荣兴理直气壮的倒打一耙。

我去,这种事我怎么可能知道,林敬言不说话,打了一排省略号。

“我老大就是君莫笑啊!”包荣兴很自豪的说。

“噢噢,叶秋啊。”林敬言在这边点了点头,“时间不早了,我得去训练了。”林敬言看了看表,发了条消息,打算下线了。

“你也是职业选手啊!”对方很快问。

“是啊!”林敬言操在键盘上的手下一步就要打出自己的大名了,就等着包荣兴问呢。

“哦,

那你要不要来我们兴欣啊!”

晕,还想卖一把老脸呢,没想到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不按常理出牌,压根就不在乎自己是谁呢。林敬言消了刚才打好的消息,重新敲上,“不啦,

下次再战过!”就拔卡下线了。

“老林啊,坦白从宽,你是怎么打上我们这颗根正苗红的种子选手的主意的,快快从实招来。”林敬言一边被魏琛这个老不羞的架着酒灌,一边还有叶修煽风点火,哪里还抽得出身来。他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扫视周围一圈,企图混过去,就发现,周围都看着他呢。

叶修问到点子上了,苏沐橙早就嗑着瓜子盯着他看呢。本来在选酒水的陈果一听这样的八卦也赶紧停下来,眼巴巴的看着他。

“咳,”林敬言眼看逃避不掉了,只好整理起措辞来。

“就打了几次觉得挺有趣的,接触了一下,吃了几顿饭。”

这回唐柔也转过头来了,莫凡虽然没往这看,但抓着瓜子的手都不动了。

“你们别看我了!”林敬言这张老脸是真有点挂不住。

“没了?这就没了?”陈果大叫,她刚才屏息静气,等的故事一共就三句?

“啧,看不出来啊老林!有两把刀子。”叶修倒是并不执着于故事情节。

“厉害厉害!”魏琛也附和道。

这俩老男人感叹什么呢,明明什么都没说呢好吗!陈果抓狂,正想追问,就被唐柔轻轻撞了下肩膀。

“你看包子。”

“啊?”陈果赶紧看过去,唯恐错失什么精彩瞬间。话虽然说得少,但是眼神可是可以证明一切的啊!可是这边,陈果一看,包荣兴显然正跟包间里的多媒体游戏端玩起来了,丝毫没注意这边的动静。

“怎么了?”陈果不懂唐柔为什么让她看这个。

“玩的开心呢,”

唐柔笑着,拿了牙签扎果盘里的火龙果吃,顺便递给陈果一片西瓜。

“他和林敬言。”

唐柔说完,陈果又转头看了一会儿,就懂了。

包荣兴吗,不是什么复杂的人,单线条的让人搞不明白。林敬言她不熟,但通过叶修的反应,也知道是个沉稳的人。

有这样的结果,也不是不可预料到的发展。

在一起舒服,在一起久了,感觉在一起合适。有了一,就有二,水到渠成的事,不需要什么来特别促成。毕竟两个糙老爷们,没有什么细腻的内心戏。

就在一起了呗,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林敬言和包荣兴统共吃过几十顿饭,大大小小。有时候是他来找包荣兴,有时候是他把包荣兴接过去。吃的东西也不尽相同,南鲜北美。有时候一顿鸡公煲连吃好几天,还带着麻辣烫去过火锅店。其余的时间线上对战。

都是玩流氓的人,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套路。包荣兴不会复制他的,包荣兴的他也没得复制,总之是打不烦的。

然后两人再各自训练,提高。再吃饭。

有次包荣兴吃完饭,说想要去拳馆报名,并在街上给林敬言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左勾拳。

林敬言哭笑不得,干脆陪他去看了看体馆。

结果换回来一个乌青眼。

“我靠,这还行,怪不得我看韩文清有段时间企图用眼神杀死哥。”叶修心有余悸似的往烟灰缸里抖了抖烟灰。

“他什么时候不是那么看你了,恨不得用眼刀刮下你二两肉来。”林敬言嘲笑叶修虚胖的脸。

“吃饭吃出感情来,这还能忍。”魏琛拿饭局说事,坚决要罚林敬言的酒。理由是这么多趟来来回回,竟然都不带他一块吃。

“行行行,我喝,你再推就倒我脖子里了。”林敬言无语,魏琛这哪是劝酒,就快贴身肉搏了,酒杯往他脸上拱,和拱猪似的。

“哎,你们干吗呢。”包荣兴喊了一声。

魏琛不识相,说,“娘们不要管,我们大老爷们说话呢!”兴欣是娘家,包荣兴自然是小媳妇了。魏琛方便,直接把他划到另外那半边天里去了。

包荣兴不知道他和谁说话,左右看了看,干脆选择了忽略,“老魏,你别老缠着我男朋友!”包荣兴断喝。

“听见了吗,别老缠着人男朋友。”叶修放了放句尾的重音,和魏琛交换了一个心有灵犀的猥琐眼神。
魏琛得了便宜卖个乖,连声说着“好好”,酒杯挪回来,自己凑上去喝了口小酒。 林敬言被这个眼神的交汇弄出一身鸡皮疙瘩,赶紧趁机从魏琛的胳膊底下钻出来。

“有对象就是好啊,还能挡酒用!”

魏琛感叹。

包荣兴却没他想的那样,只是又喊起来,“老林快点,俄罗斯!”

“哎。”林敬言应了声,赶紧坐过去了。捡起包荣兴给他丢的手柄,俩人打起了火拼俄罗斯。

陈果看着林敬言走过去,那俩人坐在一起,画面十分和谐,不由感叹起来,“唉,真好……”

唐柔笑而不语,拉着她去和叶修他们打扑克了。

“来来来,买定离手啊。”老魏喊。苏沐橙抓了把瓜子下注,放在莫凡的前面,自己也盘腿坐到地板上,顺手摸了张牌,偷偷递给叶修。

“叶修你别耍老千,丢不丢人,打扑克呢。”魏琛没看见苏妹子那一手,但还是老规矩,先吓唬起来。

“呵呵。”叶修丢了一把2,“炸弹。”他说,嘴唇动了动,掉了点烟灰在地毯上。

评论(1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