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

魏老大,我知道你上次和郑轩去吃鸡公煲了没叫我。

张佳乐和包荣兴分手了

  张佳乐和包荣兴分手了。 

  原因很简单,张佳乐上次给包子入侵发了大约十几条消息,对方只回了两条。

  而且还是隔了一天才回的。

  张佳乐抱着手机,两条腿中间夹着棉被躺在床上,来来回回的看着屏幕里的界面,和那两条少得可怜的消息。张佳乐觉得肝疼,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气的。

  他又盯了一会儿,拿手指使劲往上面拉刷新,却还是寥寥两条消息,确认无误。张佳乐生气的把手机往床头柜上一甩,蒙头就睡了。

  他是想问的,为什么才回了两条,竟然敢回他两条!他发了那么多,兴欣那个蒸笼里的包子竟然敢只回他两条!

  但是他又不敢问,怕那有话直说的包子嫌他烦,说出比如,“你最近怎么和黄少天似的”,这样的话。

  张佳乐越发生气,把脑袋从枕头里拔出来,翻了个身,呼呼的喘气。两只眼瞪得圆圆的,望着天花板上的灯管。

  “哎,张佳乐你怎么回事。”叶修的声音。和网游里各色公会抢BOSS的君莫笑,此时顾不得形象,被轰的狼狈的满地打滚,十分不雅,“不讲道理呀!哥还没动手呢。”叶修说的是实话,他们公会的刚来,还在观望局势,等着战局明朗一点再切入呢,就看公会混战的人海里,跑出来一个弹药专家。这还没什么,兴欣公会现在规模初具,更有义斩等人从旁协助,一个人不足畏惧。可是那家伙呢,倒是目的明确,冲着装备头重脚轻的君莫笑,就是一炮。

  张佳乐咬紧牙关,理都不理,照样不讲理的轰他个屁滚尿流。

  “好话不说第二遍,再不停手,群殴你了啊。”叶修又操纵着君莫笑滚了两下,一个机械旋翼,遁到攻势涉及到的范围之外了。

  “滚!有种就和我单挑!”张佳乐被迫开口,牙关还是咬的紧紧地,一个突进,朝天又是两炮。

  “包子,小唐,别光看啊,快打!”叶修果然开口了。拿职业选手练习,正是他们现在的主要任务呢。

  “靠!叶秋你这个不要脸的!”张佳乐也顾不得想要单枪匹马整死叶修的宏图了,转头就是就近求助,“老林,过来帮我打叶秋先!”

  林敬言本来看到张佳乐自个儿跑出去,就有点惊讶,现在跟求助来了,更是无奈,“现在打BOSS呢,”但是嘴上这么说着,他还是给张新杰去了条消息,然后操纵着自己的流氓马甲跑出来了。

  张佳乐此时已经迎上那个战斗法师寒烟柔,趁距离还没拉近,本想如法炮制把寒烟柔轰的满地打滚。可是这个姑娘一往无前的攻势就像是韩文清一样,丝毫不减锐气。迎难而上,伤害避都不避,愣是生生把张佳乐逼退了几个身位。

  林敬言跑得很快,中途没有碰到阻碍。别说是君莫笑了,整个公会联盟都没有人动弹的。林敬言心下有主意,看出来叶秋是跟各位公会的都打好招呼了。像是看戏一样,排排坐,吃果果,让这个凶猛的战斗法师单挑。

  等等,张佳乐咬了咬嘴唇,包子入侵没跟来啊。刚才叶秋不是让他也来打自己的吗,怎么没来。张佳乐操纵角色一跳,一炮预判朝寒烟柔轰去,顺便抬高了视野,想看看那家伙在哪站着呢。

  张佳乐正想着,看到有个流氓跑过来了,显然是接应自己的林敬言。

  哦,出来了。

  张佳乐视线游移到对手之外,包子入侵出手了,他从人群里跑出来,但是方向不是自己,而是林敬言。

  哼,怎么,舍不得打我吗。张佳乐没忍住,还是偷乐了。

  林敬言拍着板砖就和包子入侵对上了,往侧边一看,张佳乐还在那傻笑呢,角色可是快被打掉半管血了。林敬言无语,还是接着打他的PVP去了。

  张佳乐不知道,包荣兴刚刚就是去上了个厕所,根本没他想的那么罗曼蒂克。这种场合,就包荣兴那个脑子,马甲认不认得出来还是个问题。更别说老大要打,他肯定打的。恋爱关系和敌对利益,包荣兴从来不觉得冲突。

  场上敌人,场下朋友吗。包荣兴是有大智慧的人。

  正打着,兴欣公会那边人有点松散,像是要退场了似的。叶修刚才发现局势不太好,没有切入的机会,虽然可惜,但无用功还是不要费的好,于是干脆遣散,让大家走人了。

  张佳乐怕叶秋跑了,打的更急。他一番猛轰之下,连稳妥的远攻距离都顾不得保证了,就是狂轰滥炸,一边往人群方向推进,一炮就往君莫笑那边打了过去。

  地图炮啊?君莫笑本来就是簇拥在人群中间,这样一炮,招来了不少仇恨。但是还是没有人动,只有君莫笑自觉的走了出来,“乐乐啊,这么看不起对手可不行啊,这不是一个职业选手应该有的态度!”

  还有空说教?张佳乐这下连寒烟柔都不管了,砸键盘就往叶修那炸开了。

  “唉,说不通。”叶修打了一串省略号,开跑,显然是想营造给寒烟柔一个良好的一对一的战斗环境。

  张佳乐气啊,但是又没辙,这样追下去没道理。只好杀了一个回马枪,决定先把这个妹子搞定。张家乐很争气的大爆操作,高强度的攻势下,寒烟柔还是渐渐不支,果然打不过,就地挂了。张佳乐赶紧追上去,对叶修的君莫笑穷追猛打。豪迈的血线只剩下三分之一了,还狂奔。

  系统提示正好跳出来BOSS倒地,张新杰带领的霸气雄图得到了青睐,收拾收拾打算打道回府。“……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张新杰抬了抬眼镜,看着旁边两台机器的主人不务正业,一个跑去抓叶秋,一个在这单挑同职业。

  “练会儿手,一会儿就走。”林敬言抱歉的笑笑,接着和包子入侵周旋。张佳乐就压根不理张新杰了,死死盯着屏幕,一门心思要杀到叶修。

  什么深仇大恨啊也说不清楚, 张佳乐也没特别想要手刃君莫笑的原因。毕竟正经的应该放在职业赛场上,在这追着人屁股跑,算是怎么回事。但他就是气,气叶秋,气他的兴欣战队。气他们成天在网游里越俎代庖的忙公会的正经事,更气他们那笼傻乎乎的包子!

  有训练谁没有啊!打游戏就那么忙吗!都没空和自己说话!

  不知道我没回你消息吗!

  张佳乐牙根痒痒,就咬着叶修不放。

  打死你的老大!让你整天提你的老大!张佳乐恨不能长个翅膀,直接飞到兴欣,把叶修吃了。

张佳乐拿叶修出气,罪魁祸首却没有什么自觉,此刻和林敬言绕着圈的拼板砖,不亦乐乎呢。

“叶秋!竞技场!”找不到人,张佳乐给叶秋发QQ去了。

“一件橙装一次,”叶修很快回道。

张佳乐看到这个回答,胸闷,“没有!”他打了一堆叹号。

“问你们公会要啊!”叶修也很坦然。

“穷!”张佳乐快把嘴唇咬出血来了。他不愿意这么便宜叶秋,还带着橙装上赶着陪他练手。

“唉,那好吧。”叶修叹了口气,给张佳乐发了一个房间号。其实有职业选手送上门来给他们练,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包子,结束了没!”叶修喊。

“马上!”包容吼道。

“小唐呢,复活了吗!”

“嗯。”唐柔回答。

“那行,我们去竞技场。”叶修说,把房间号给唐柔发了一遍。

“包子好了吗!”叶修又喊。

“好了!”包子回答。

“来竞技场。”

“哦,好。”包子二话不说,就跑起路了。

“咦!”唐柔复活的早,很快就到了。而房间里那个,正是刚刚把她打爆的弹药专家。

“我先来?”唐柔向来是越挫越勇,现在更是跃跃欲试。

“嗯。”叶修退换,去了旁观席。

张佳乐不干,传送过来的角色明显不是君莫笑啊,还带临时换人的!“叶秋你自己来,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英雄!”张佳乐喊。

“没啊,我玩玩战斗法师。”叶修大言不惭,连魏琛都觉得牙碜。

张佳乐被噎了一口,战斗法师的确是他叶秋的老本行啊。不好发作,张佳乐只好撂下一句,“你敢骗我试试看”,就开始了。

果不其然,两个回合下来,张佳乐就发现不对了,“靠,叶秋你驴我!”张佳乐大吼一声。

“打完打完,哥下场陪你玩,别急。”叶修哄小孩似的,安抚张佳乐。

张佳乐不忿,哪里还会好好打,不是白给人练手了吗!干脆消极怠工,不打了。

“包子你怎么还没到,”叶修问,一边又跟张佳乐说,“别不打啊,不然哥不陪你了啊!”叶修恐吓。

张佳乐心里几百个不情愿,又被叶修挟持的动了起来。

下把是吧,看我不打爆你。张佳乐恶狠狠的想。

包荣兴喊,“到了到了!”

他刚被林敬言一记鹰踏踩死,现在复活了正往回跑呢。一进来,就看到荣耀二字跳出来,是唐柔赢了。但是姑娘打得不太爽,对手不认真啊,有什么办法。

寒烟柔退场,叶修总算是把君莫笑传送进去了。“老林呢,一起来,二对二。”叶修说。

“谁和你二打二啊,叶秋你痛快点行不行?”

“咦,老婆!”包荣兴听到这声音,立马叫起来。这还不算,他的包子入侵跑了过去,站在张佳乐的弹药专家前面,“你怎么来了,来打架吗!”包荣兴问。大家正不知道这家伙管谁叫老婆呢,这下一跑,倒是清楚明白了。

张佳乐脸都上色了,像是被人灌了一瓶烈酒。

“谁你老婆啊我靠,”张佳乐这句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蚊子一样,连他身边的林敬言都没听清楚。但兴欣就不一样了,小小的训练室里可是资源共享啊,所以包荣兴那么一喊,大家就兴奋了。

“谁老婆啊,谁啊!”

“张佳乐!”

“哈哈哈哈哈!”魏琛都笑了,“认错人了吧?张佳乐肯定揍他丫的啊!”

“怎么不是老婆了,你不是说要跟我在一起吗?”包荣兴问,走过去撞了一下张佳乐的弹药专家。

“我们分手了!”张佳乐也不顾林敬言在旁了,大喊起来。

“靠!还真在一起来着啊!”魏琛在包荣兴背后拍了一下脑袋。

“没有!”张家乐失算,赶紧反驳。

“怎么没有,你不是说,喜欢我,想跟我在一起吗?”包荣兴很直接地说,“我还有聊天记录呢。”

“没有没有没有!”张佳乐抓狂,他怕这个脱线的包子真的就截图出来,公示天下了,那也太丢人啊。

当时告白时候,的窘境。

感觉要烧起来的脸,不由自主说出来的,想要讨好,取悦对方的话。

喜欢啊,

很喜欢。

不知道原因,但就是被你吸引了。

张佳乐翻来覆去的,一点一点打出这些话。

说出来,表达出来。对于一个人的喜欢。表达自己最柔软的情感。

非常困难,困难到,他想要把自己的舌头吃下去。

见到光的惺忪睡眼,碰到开水杯会弹开的手指,人类趋利避害的本性,都打破。全部,都展露在爱人眼前。只等他温柔的吐息,还是冷冷的落下冰雨。

他绝对不想要给别人看。

包荣兴不知道张佳乐的担心,他本来就是不会拿出去晒的。他只是很在意,“你怎么出尔反尔啊。”

“谁出尔反尔了!你,你都不回我消息!”张佳乐吼。

“啊,什么消息,在哪?”包荣兴楞。

“QQ啊!”张佳乐的脑子已经停止转动了。

“我回了啊,”包荣兴这下真的要去截图了,“是不是你们那边信号不好啊,”包荣兴问,“我还回了两条呢。”他不满的说。

“我知道!”张佳乐气结,没好气的说。两条也要拿出来说。那他发了十几条呢。他是气糊涂了,忘了没回消息的是他才对。

“那你干吗跟我分手?”包荣兴疑问。

“……分手分手分手!”张佳乐也不管了,喊完就跑。潇洒拔卡,就从训练室溜了。

留下一屋子人,大眼瞪小眼。

“怎么回事,张佳乐恋爱了啊?”

“真够任性的,不知道谁这么倒霉啊。”

张佳乐把自己扔进被子里。

心砰砰,砰砰的跳。

手里死死的攥着手机,有刚刚冲进来的简讯。不多不少正好又是两条:

“我不和你分手,”

包荣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采取魏琛的建议,坚定大方向不动。

“我还想和你在一起呢!”

包荣兴说。

张佳乐来来回回把那几个字看了好几遍。包荣兴是不好懂,可他这样的潜台词,他不是看不明白。

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

就是这样的意思。

绝对不分手——

张佳乐踢了一下被子,捂着通红的脸。

“我也喜欢你,”

张佳乐在心里说。

“才不想和你分手呢,

傻子才和你分手。”

张佳乐觉得自己特别好哄。

“周末和我吃饭!”他缓了一会儿,给包荣兴打了个电话回去。上来就是命令的口吻,不容拒绝的说。

“啊”,包荣兴犹豫了一下,一口咬定,“行。”

“那我给你买周五的票。”张佳乐说。

“好啊,”包荣兴点头。

剩下的不满,看我见到你,怎么收拾你。

张佳乐和包荣兴又打了一会,甜言蜜语,满足的挂了电话。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喜欢绝对不会作假。包荣兴就是这样直率的角色。他对张佳乐的喜欢,溢于言表。

张佳乐觉得,他让这笼包子灌汤,他肯定不会装蟹黄。

张佳乐给自己盖上被子,裹成一条春卷。

这种喜欢,就像是定心丸一样,秤砣吃到肚子里。

评论(4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