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

魏老大,我知道你上次和郑轩去吃鸡公煲了没叫我。

老板,我在厕所

  陈果又一次清醒在三人一间的单人床位上——两个游戏狂人又没有上来睡觉。
  “啊啊啊!这两个人!”陈果怒从心中起,脸也不洗,穿着睡衣就踢踢踏踏的下楼去了。她本来是想狂踩力踏,用台阶制造噪音表现自己的火烧的有多大,不过想到那两个人一定戴了耳机就省了这个无用功。
  “柔柔?”唐柔呢?陈果扫了一下无烟区的机子,没看到佳人的丽影。“哎,看见唐柔没啊?”靠,不会被叶修给毒害到吸烟区了吧。陈果一边问值早班的网管,一边探着头打量盘丝洞那边。
  “她上班去了,刚走。姐你有事啊?打她电话呗。”
  “哦哦。”叶修还算你有良心,没有祸害良家妇女。陈果跟人挥了挥手往吸烟区走,捂着鼻子从烟云中穿过,直奔叶修爱坐的角落,却又扑了个空。
闹鬼了?怎么一个都没抓到!陈果不死心的绕着吸烟区走了一圈,还是没人。
  “叶修呢?叶修!”陈果一离开污染区就嚷嚷起来,起床气动山河。立马开始网吧内外上下两层的扫荡。
   叶修正蹲在厕所里,眯着眼吞云吐雾,把厕所弄成了盘丝洞分号,冷不丁就听到门被嗵嗵嗵乱捶一气。
  “叶修?叶修?”还没来得及应声,只听见老板的声音就远了,显然是转攻另一扇门去了。“叶修你大爷,快给我出来!”
  “我……”叶修弹了弹烟灰,“在厕所……”
  “叶修你大爷啊!”陈果已经进入暴走边缘了,起床气发的乱七八糟。方圆五百里的鸡都被她叫醒了,整个城市的自然醒利率都在降低。
  嗵嗵嗵嗵,又下楼去了。
  叶修又抽了一口,叼着烟慢吞吞提起了裤子,洗了把手不紧不慢的在毛巾上蹭了蹭,“我在这。”

  “哎,在厕所呢。”叶修把浴室的门开了一条小缝,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如来神吼。“你急吗,你先用。”
  “……”陈果掐着腰咬牙切齿,只想把那扇门夹着叶修脑袋的门挤上。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