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

魏老大,我知道你上次和郑轩去吃鸡公煲了没叫我。

还发呆?还不快去训练?叶秋不怕死的说

  还是上学吧,和俱乐部的合同好像还有几年,陈夜辉在茶水间不住的想。他还是想揍叶秋,奈何俱乐部的宝贝怎么会出现在寻常选手的聚集地。

  陈夜辉还在发呆,视线游移,不如烧了叶秋的手,让他也没法再继续游戏。陈夜辉不动,视线里那只手也不动,

  不过这么做会被抓起来吧,陈夜辉的心火又烧起来,止不住的想让叶秋也尝尝他受的苦头。

  视线里的手不见了,陈夜辉这才意识到刚才不是自己想出来的画面,是真的有人在身边。

  陈夜辉如梦初醒般抬头,一边抬手捂住脸。要是刚才咬牙切齿、凶神恶煞的神情被别人看见了,那才实在是失策。
  “早啊!”叶秋说,一边在茶水间转了一圈。
  早毛线啊!这尊夜游神有毛病吧!陈夜辉说不出话来。要是知道刚才那支手是叶秋的,他早就一烟灰缸砸上去了。当然也只是想想,陈夜辉低下头不说话。
  “还发呆?还不快去训练?”
  “我已经没训练了。”陈夜辉的牙这回真的咬合在一起。
  “噢,”叶秋说,“噢。”第二声坏了事,显然他是才意识到昨天自己说了什么不利于对方职业生涯再继续的话,现在搞得人家已经在考虑再就业了。
  “……”打断了一个人的前途,竟然还这么轻描淡写?陈夜辉的火又被点起来,气得说不出话,只能恶狠狠地盯着那个罪魁祸首。
  叶秋这边却毫无反应,想了想张嘴,就在对方以为他要找补什么回来的时候,“那你给我拿瓶绿茶吧,”叶秋说,“我先过去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