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

魏老大,我知道你上次和郑轩去吃鸡公煲了没叫我。

照他这么个抽法哪有个头啊,要不我们帮他戒烟吧。陈果说

  “照他这么个抽法哪有个头啊,要不我们帮他戒烟吧。”陈果说。

  “我看够呛,叶哥这柄烟枪赶得上花式吸烟锦标赛,老板你也别瞎操心得了。”从旁一个小网管插了一句,叶修稳操键盘,烟灰烧到嘴唇都不带掉落得神技出神入化,让他十分叹服。

  “……”陈果不说话,恶狠狠地瞪了这边第一桶冷水,小网管立即识趣的躲进前台,不吱声了。“唐柔你说,”陈果掉转路线,寻求革命支援。“你怎么看?”

  “啊,我啊……”唐柔看了一眼陈果,“行吧。”

  “啊?”陈果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唐柔是站在她这边了。其实唐柔对叶修吸烟也没什么想法,虽然有时候看他一根接一根的,嘴巴没个空闲也会想说两句,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必要过多干涉。

  其实,主要是不熟,唐柔看着陈果底气十足的挥斥方遒,在心里想。虽然每天和叶修他们荣耀,却并没有什么私人生活上的交集,最多也就邻里的关系,说朋友还不如说网友。哎,唐柔在心里小声叹气。

  聘是聘了个网管,在陈果心里,他们这帮成日与网吧为伍的人,早就住进陈果心里了,这点她又何尝不知道呢?

  “那行,我们就把香烟柜锁起来吧!”得到了唐柔的支持,陈果的声音都不自觉变高了。“哎,还有前台那块给我禁烟!方圆五十里的小卖部带着叶修的照片上下打点,只要他去了就不给买!”陈果越说越起劲,那势头就像是要拿下市里的禁烟先锋,标兵网吧。

  “……姐,这太狠了点吧,”前台的小网管弱弱的在包围圈外哼哼,“你不让叶哥在网吧里抽烟,外面还不让,你不是把人家往死里逼吗……”就叶修不抽烟就浑身痒痒的货色,这样赶尽杀绝,估计挨不到后天就得辞职找下东家。

  “……那小卖部就先不用打点了,”陈果有点心虚的说,其实也不会有人真的去小卖部通缉。再说了,就算去了,谁理你啊。虽然兴欣网吧和周边的商铺关系都不错,但真要这么做了也太可笑了,人家指不定把你当笑话看呢。

  陈果想了想,觉得前台戒烟这个也不太靠谱,叶修是夜班,到时候连鸟都没有,谁知道他抽没抽。再说如果一开始就这么严抓,叶修可能真的就跑路了。陈果思来想去都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给这家伙戒烟怎么这么困难重重啊,陈果一边恨恨的在心里揍叶修,一边抱怨。

  早知道这人难办,怎么这么棘手呢?

  “哎,叶修也差不多该醒了吧?”陈果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放弃,转头看了看挂在网吧墙上的时钟,下午五点多了,照这个时间叶修也该起来了。

  “是啊,”唐柔在前台坐下,接着和陈果聊天。其他人早就看陈果的计划说不出个所以然,作鸟兽散了。

  “我上去叫他。”陈果说着就往二楼跑过去了。唐柔来不及阻止,只好和前台打声招呼,开了台机子就去玩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