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

魏老大,我知道你上次和郑轩去吃鸡公煲了没叫我。

哎?门口那盆绿植怎么啦?唐柔刚进网吧就问

   “哎?那棵绿植怎么啦?”唐柔刚进网吧就问。那两棵绿植摆的地方实在是太显眼,把网吧的玻璃门挡下去一半,现在其中一棵不知道被谁给扯的歪歪斜斜的,看起来要死不活,原本威武的模样全无,凄惨得很。

  “呃,陈姐发起床气来着。”值早班的小网管从电脑上抬起头来看了看唐柔,小声说。

  听到这回答唐柔有点说不出话来,点了点头又回头看了一眼蔫儿巴的植物,这才上楼找陈果去了。

  这回不知道又是谁把她的大老板给得罪了,那两棵绿植,外加网吧里新装潢上的绿色植物都是从市里采买的。其实说白了就是政府对网吧的绿化整顿,所以这几盆绿植的价格高的令人咋舌,陈果当时就肉疼的肝儿颤。现在还上手毒害,单是一个起床气不该丧失理智,不合常理啊。

  “哦,来了。”唐柔在二楼碰到叶修,他正打算去睡觉,意思意思和唐柔打了个招呼。“别去啦,现在政府逼疯老百姓的事儿还少吗。”叶修看出来唐柔是硬着头皮过来闯的,还不忘提点两句。一边推开他自己储藏室的门,打算睡了。

  唐柔哭笑不得,难不成市政厅又发了什么传单,这才把陈果撩起来了?

  “叶修你要不要脸?你要不要脸?你能不能要点脸?”

  陈果中气十足的吼声穿云霄,隔着一层门板都让人耳朵发痒。叶修似是无奈的瞅了瞅唐柔,面不改色的进屋、关门、上床,一气呵成,动作行云流水,直接遁了。

  唐柔这才明白过来,知道陈果肯定是被叶修撩拨的。哎,除了他,还有谁有这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呢。现在还搭上一棵身残志坚的绿植搁门口迎风流泪,我招谁惹谁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