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

魏老大,我知道你上次和郑轩去吃鸡公煲了没叫我。

黄少天骑在郑轩的背上,把他压制的死死的

黄少天骑在郑轩的背上,把他压制的死死的。埋在床单里的脸发出闷闷的声音,“啥?亚历山大?”黄少天听不清,问。

“不要谋杀,少天。”喻文州笑。队员打闹他是不插手的,可是再不说话他怕郑轩真的会闷死,那他们队里就没有弹药专家了。

“你说啥?”黄少天只好从郑轩背上爬下来往后挪了挪,最后坐到他屁股上。

“……队长,救命之恩,郑轩没齿难忘。”郑轩被黄少天拨拉了两下脑袋,扒离床单艰难的抬起头来呼吸。

“呵呵,那下次比赛好好打。”喻文州说。

“……队长。”郑轩无语了一会儿。不愧是蓝雨的基石,见缝插针表现出来的对荣耀的觉悟,方方面面、分分秒秒甩出人一条大马路,还是国道。

“怎么?”喻文州询问。

“没……”郑轩结巴了一会儿,手臂支起来撑着上半身,“我一定会好好加油的,”郑轩仿佛宣誓似的,颇为严肃的说,“绝对不辜负队长和蓝雨的期望。”

按说郑轩对喻文州的无条件服从可见一斑,更别提对蓝雨的忠心日月可鉴了。可是他现在的姿势实在是太滑稽,听着的人根本没法认真。

黄少天坐在他屁股上,他只能翘起上半身,像飞机要起飞似的。喻文州咧嘴一笑,“少天,起来吧。”

“不行,除非这臭小子给本剑圣赔礼道歉,不然绝对不会放过他的,绝对不会。”黄少天喋喋不休的说。

“我拒绝!我又没说什么!”郑轩努力回头反驳。

“什么没说什么,还嫌你说的不够多吗!到现在还敢死鸭子嘴硬,叫你见识一下本剑圣的厉害。”说完郑轩感觉屁股上一轻,刚要顺势反抗,黄少天就又一屁股坐了回来。原来他转了个身,现在正背对着郑轩,往后拉起了他两条腿夹在自己胳膊底下。“服不服?!”黄少天吼。

“队长救命!”郑轩不理黄少天,伸手请求救援。

黄少天往后躺了躺,连带着郑轩的两条腿也掰的朝自己的后背更近了。“靠,胆敢小看你天哥。”

“队长……”郑轩胸腹部感觉到压迫,呼吸困难,声音都变了一个调,“队长救命呐……”

喻文州忍住了没笑,他感觉郑轩下一步就要飙高音唱起小白菜了。虽然这么说,但喻文州是有修养的人。“好了少天。”喻文州说,总算是拉开椅子走了过来。“郑轩开玩笑的,你别介意。”

“他哪是开玩笑?”黄少天愤愤不平的说。被兴欣那帮家伙嘲讽就算了,这个郑轩竟然跑到他家门口来调戏,真是胆子太大了!

郑轩猛地推开他俩的房门,大喊,“黄少,你快来看,兴欣车轮碾压你了!”好死不死,这个家伙唯恐天下不乱,用的是看热闹的语气。

哎呀真是太搞笑了!兴欣都是人才呀,一个采访也要接着龙拆黄少的台。

郑轩不知道他们俩已经知道了兴欣接受采访的事,还兴高采烈的坐到床铺上当成新闻讲。

“放屁!你再说!”喻文州有看报的习惯,黄少天自然也瞄到了。知道郑轩说的是什么,黄少天咬牙切齿,一个饿虎扑食,就按着郑轩滚到了床上。

郑轩屁股还没坐热,就被压着滚了个天昏地暗。

“有不少声音都在说,蓝雨的黄少天其实是这次季后赛和兴欣对战的胜负手,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常先明显做足了功课,小本上密密麻麻的。

“是啊,我同意我同意。感谢那棵树!”方锐煞有介事的点头,率先发声。

“感谢蓝雨的主场选图。”苏沐橙俏皮的跟上。而谁都知道那次选图其实是一次失利,更不用说在视野被限制、枪炮师这一职业的远攻优势被封杀的情况下,她还打出了十分漂亮强硬的战斗,而且对手还是对方的王牌选手黄少天。

“没错,本场MVP。”魏琛呼出一口烟。常先无语,这三个人反语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可是苏沐橙怎么也参与上了。

“别胡说,”叶修打断。

常先感动,不愧是大神,总算有个……

“负手,哪来的胜负手。”叶修补充。

常先目瞪口呆。

“靠!不是人!兴欣不是人!”黄少天气哼哼的说。别说苏沐橙也来凑热闹,单是魏琛三个没下限的,联盟里最不要脸的组合,就已经让人脸色发青了。

喻文州不说话,只是看着采访稿笑。郑轩刚脱离了魔掌,此时哪还敢说话,早就躲到角落里装蘑菇了。

喻文州放下报纸,走回座位上打开职业联盟的群。

“叶修,

你们太过分了吧,少天都快哭了。”

喻文州慢腾腾的打字道。

“啥?哭了?快快快,视频视频!”迎风布阵最先冒了出来。

“哎哟,我也要看。”楚云秀也冒了出来。

郑轩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队长卖王牌,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朝黄少天那看了一眼。

黄少天正背对着他们盘着腿兀自生气呢,不知道是真的在意兴欣的垃圾话,还是实在懊恼自己的表现不佳。

“别这么说,黄少天还是很厉害的。”郑轩视角一转,寒烟柔冒了出来。果然还是有好人啊,郑轩泪流。虽然在大环境里怎么看都像是嘲讽,但是郑轩相信唐柔的人品。那种越挫越勇,遇难更勇的直率人品,不是一挑三被黑成翔的人品。

“召开记者会啊!”张佳乐怂恿道,“讥讽回去!”

“呵呵。”喻文州说。张佳乐其实不是想趁机撮合狗咬狗,他是真的看不过,想让蓝雨煞煞叶修的威风。

“呵呵,”魏琛也说,“不好意思啊!少天虽然是老夫带出来的,但我不得不说,打得一般啊!”谁都不信他是真的不好意思。

“但是!我们的表现就可圈可点了,尤其老夫。小鬼们不服来辩。”

来辩,不是再打过。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出魏琛这摆明了是要耍嘴皮子工夫了,纷纷省略号表示无语,没人理他。

“2分而已,也值得说?”没脑子的出来了。

“哟,小孙最近看报啦!”方锐了不得的说。

“……”孙翔皱眉,“你什么意思?”他的确看报了,但是他也看出来方锐的语气不怀好意。不过,以阮成为首的兴欣黑真的彻底打开了他的阅读兴趣。2分的分差就被他们拿出来大做文章,说其斤斤计较云云。虽然对比赛的解读极为偏颇,但是还是不影响他的心情。叶修在报纸上被打脸?喜闻乐见啊!

眼看讨论的方向不受控制,喻文州赶紧说,“魏队,少天要过生日了,你不记得了吧。”喻文州还用的是老称呼。

这下魏琛不说话了,不是没看见,是真的不说话了。要知道他不仅对黄少天嘲讽有加,现在还连他的生日都忘了。

“魏队?”喻文州紧咬不放。“你忘了,少天的生日就在赛完这周呢。”

“这周?”包子入侵跳了出来,“他不是狮子座的吗?”包荣兴来劲了,“七月份的尾巴,八月份的前奏呀!”

对啊,郑轩也傻了。黄少不是八月的生日吗?队长一看就是故意的,引导感情倾向控制舆论,搞不好要被拆穿。

“呵呵,你记错了。”喻文州不紧不慢的说。

“小天不哭啊。”戴妍琦说话了,“叶修你们太过分了,欺负寿星也不怕他许愿诅咒你们出局。”魏琛和她辈分差太多,她不敢说,只好拿熟一点的叶修开刀。

“好吧,”方锐大大咧咧的站出来,“你方哥有错!剑圣大大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不要想不开,浪费生日愿望啊!”

晕,众人绝倒。这家伙胡扯什么呢?感情是真怕黄少天诅咒啊。

“少天生日快乐!”苏沐橙倒是没所谓,真心实意的说。

“生日快乐!”叶修极没诚意,用膝盖都知道肯定是复制苏妹子现成的。“不该那么说你,你的表现还是不错的,有大神水准!”不知道是不是良心发现,叶修补上。

魏琛呢?就差他一个了,郑轩正眼巴巴的等那老家伙表现呢,他的队长却不着急了,也不问。

“喂?

啊?……魏老大?”

黄少天心情早就平静了,刚刚还在给自己分析复盘呢。手机在他裤兜里震动,他接起的时候语气也很正常,不过给他打过来的这人实在是……出人意料。

目睹这一切的郑轩彻底臣服了。怪不得魏琛没有出现,感情是直接长途过来负荆请罪了。队长你也太……心太脏了。

郑轩没敢说出来,往角落里缩了缩,并打心底里表示从今以后唯队长马首是瞻。

黄少天蹦了两下跳下床,跑到窗户边接电话了。

“不是狮子座?难道是金牛?双子?”话题都过去一个世纪了,就看包子入侵还在问。

“不是,”喻文州镇定。“我们少天是处女的。”

“原来如此!”包荣兴说。

原来如此个屁啊?郑轩呆住,狮子座在处女座前面,狮子座都不可能了,处女座怎么就真的从善如流的接受了?这家伙是怎么个思路啊?

“包子别听他吹,”郑轩不知道的是,兴欣那边有叶修从包子身后面路过,插了个嘴。

“对啊,”苏沐橙说,“黄少天是八月份的生日。”

“……”方锐,“啥意思你们?和喻文州一起玩我们啊?”

叶修走到饮水机前边,给自己和老魏倒了杯水。“顺坡下驴哄哄小孩,怎么回事方锐大大,这都不懂。”叶修鄙夷。

“……那老魏这是?”方锐不解,魏琛低眉哈腰的打电话说啥呢?

“……真忘了?”叶修看向苏沐橙。不会吧。

“真忘了。”苏沐橙肯定。

“真惨。”叶修摇头。

评论(4)

热度(53)